Lean Startup

最小有吸引力的产品(上)

你的产品的最小“测试”是什么?你又在测些什么? 假设驱动的方式开发产品意味着你要做到刚刚足够测试你的产品,不多也不少。但是你到底“测试”你的产品的什么呢? 一种可能是精益创业大牛Eric Ries所描述的,测试产品的“商业可行性”(viability)。他发明了一个重要的术语,最小可行产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下面是他文章中的片段: 最小可行产品十分有用,因为你可以说我们的愿景是创造一个产品,可以解决客户的核心问题,我们认为对于此类方案的早期接纳者,他们是最宽容的。如果我们给了他们核心的支柱功能,指出了我们的产品方向,他们会在脑中把功能填充完整。 所以,最小可行产品是拥有刚刚足够的功能,并能让你和早期接纳者产生共鸣,他们有些人会付钱给你,或者给你反馈。

Growth Hacking

Growth Hacking案例分析(下)

Growth Hacking案例分析(上) 案例分析: Twitter 目标: 留存 留存一般是找到一些方法巧妙的联系并吸引现有用户的注意。有个东西十分有用——收件箱。当然发送一般的邮件只会导致退订,甚至更糟的是可能以后的邮件都会被过滤掉。 一种解决方法是利用应用内的数据来量身定做邮件,提升与用户的相关性。 Twitter使用了多元化的方案来做邮件留存。首先,当你有新的粉丝的时候,你会受到一封邮件。虽然退订按钮相对比较明显,超级用户可能会迅速退订,新用户或者不经常使用Twitter的用户,可能会把新粉丝当做是赞赏,十分欢迎这样的信息。 在邮件中,用户会看到一个明亮的蓝色按钮(都不需要向下翻页就能看到),如果你不是他的粉丝,这个按钮在召唤你也粉他,否则显示你已经是它的粉丝了。   如果用户想深入研究一下这些邮件,他们会被带到一个页面,他们可以在这里调整所谓的“邮件通知”

Growth Hacking

Growth Hacking案例分析(上)

Growth Hacking案例分析 由growhack.com编辑   Growth Hacking漏斗 大多数公司只关注上游指标和下游指标(比如,流量和收入)。问题是这些数字本身没有任何帮助。中间发生了什么更重要。 Growth Hacking技术的关键是找到产品的用户生命周期。对于大多数站点,用户的生命周期大概像这样: 有人听说了你的站点 ...访问你的站点 ...创建账户 ...之后再次访问 ...推荐给朋友 ...最终,付费 这每一步代表了一个用户状态。Growth Hacker的职责就是找出如何让用户从一个状态前进到下一个状态。 这就是Growth Hacking漏斗的由来。 这是Growth Hacking漏斗. 它表示了几乎所有产品的用户生命周期的主要阶段。 获取 – 有人通过媒体,博客,

Hypothesis

产品探索系列工作坊诞生记

又是新的一年了,意启的小伙伴一起持续发布有一年多了。从最早的一个简单的课程,到后来的产品系列培训,从培训扩展到创新周末,伙伴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去年我们有了自己的名字和网站,微博和微信账号。这是我们一开始完全没想到的。 大约在12年的9月,Daniel发现市面上没有什么关于产品探索和需求管理的培训,于是Daniel找到我一起来讨论看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可是在当时,我白天还有工作,Daniel也很忙,我们只好约在一天中午找了家我公司附近的咖啡厅来聊聊。我们聊了很多,却发现要去开发一个新的课程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小的投入。这个培训究竟值不值得我们做呢? 我们开这个培训其实有几个假设:第一,市场确实需要这样的培训;第二,确实有客户愿意掏钱来参加我们的培训;第三,客户掏钱的速度值得我们去投入。因此,在我们投入大量精力来研发课程之前,我们得先证实这几个假设才行。Daniel和我得这个结论时,我们决定先缓一缓,先设计个小试验来证实这些假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