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

产品不要脸的底线

我们一直说在开发产品功能的时候,不要闭门造车,造出一堆功能却没人用。因此,我们需要通过频繁的发布来收集反馈。这样才能不断的迭代调整产品功能,保证产品功能是用户想要的。我们这里说的频繁是每个星期都发布,甚至每天发布多次。这意味着不要把功能做得很“完美”,我们需要不要脸的发布,即使功能还不“完美”。 当然,我们在开发易伙的过程中也是充分贯彻了不要脸的美德。刚开始的时候这只是一个极其简单的发活动的网站。 后台的功能从简单的报名信息收集,到团体报名签到等,一点一点的堆起来。 我们开始邀请更多的人来试用,主要针对我们的目标人群:职业培训师和社区活动组织者。多数我们邀请的人都接受了邀请,与此同时,我们也开始尝试调整页面样式和交互,以便给大家更好的体验。 我们甚至还有专门的人跟踪每个邀请的客户,提供贴身服务,随时解答疑惑并收集反馈。然而实际上真正使用的客户没几个,收到的反馈自然也不多(当然不用也是一种反馈)

Product

我理解的用户的使用场景

最近一直忙于易伙的这个产品,这是一个帮助培训师或者社区活动组织者经营品牌的工具。我们之前某个迭代的目标是使某个社区可以使用易伙的来发活动,收集报名信息并签到,从而社区组织者可以更进一步了解他们的粉丝。 周一我们去了客户现场,给客户描述了产品愿景,并演示了通过易伙的发布活动,报名注册,查看报名情况以及签到。一切十分顺利,客户也觉得这是他们想要的,而且客户当即决定这周四的活动就用这个发。也就是说最晚周三他们就要用我们的产品发活动了。客户还特地询问了可不可以发到微信,这正好就是我们之前就考虑到的。 到了第二天,客户提了不少改进意见,都是些用户体验相关的。我们立马调整并上线,确保客户能顺利使用易伙的发布活动。然而到了周三下午客户还没有使用易伙的发活动,我们十分纳闷,于是看了看客户的公众号,发现他们公众号上已经发布活动了,而且点击阅读原文,他们居然使用了另一个收集表单信息的工具(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类似的产品)。这下把我们给搞懵了,前两天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使用别的产品了呢? 于是我们赶紧对客户进行了回访,了解到客户觉得我们的产品不好用,

一个比较Odd的公司Odd-e

终于有时间说说我现在的公司Odd-e。和意启的其它几篇讲组织的文章类似,Odd-e也是一个没有Manager的公司,甚至于都没有Boss。。。 我们是这样玩的:整个公司都是基于团队的,没有总部,没有老板。现在拥有8个团队分散在亚太地区,包括菲律宾,泰国,新加坡,韩国,日本,上海,杭州,香港。每个团队拥有绝对的自主权。这意味着每个团队自己决定自己的业务,团队自己支配收入和成本,团队自己决定需要哪些伙伴。同时,当我们有个团队达到7人的时候,我们会考虑把这个团队再拆分。比如Odd-e中国团队现在拆分成3个团队。 如果团队各自独立了,团队之间协作怎么办呢?其实很简单,当我这里有个客户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会向我的同事发出邀请:“我这里有个项目挺有意思的……你想来一起工作吗?你愿意以多少钱一天来工作?

Organization

CS,半条命,Dota2,传送门你都听说过,你了解这些游戏背后的公司么?

我相信许多游戏玩家都了解反恐精英(CS),半条命,Dota2,传送门这些让人津津乐道的经典游戏,但是很少人知道这些游戏都出自一家公司——Valve。 如果你作为一个新员工入职Valve,这将是你前所未有的一次经验。入职时你将得到一张带轮子办公桌和椅子,电脑还有一本员工手册。接下来的时间都是你自己的了!因为你上面没有老板! 所以,你需要自己决定把办公桌放哪,找到咖啡机在哪,了解办公室布局,你周围的人叫什么。几天后,你不再不知所措,开始了解现在都有写什么项目,和这些项目的人都聊聊,决定你要参加哪个项目。挑选项目时,你会想这是我能做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么?哪个项目队客户的直接影响最大?我可以在项目中贡献多少?我可以从中学到多少? 你在项目中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你也许觉得现在做的事情没多大价值了,或者没啥可贡献的或没啥可学习的。那么,做出你自己的决定,

Business Model

让用户心甘情愿的为你打工

CAPTCHA发明人之一Luis Von Ahn给我们分享了他做项目的一些经历。 CAPTCHA大家都见过,几乎各个网站上都存在的恼人的验证码。这个东西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区分坐在屏幕前的你到底是人类呢,还是刷票的机器人?这个东西的出现解救了众多苦逼的站长,CAPTCHA一下就流行起来,以至于几年后,全球每天约有2亿次验证码输入。 Luis很兴奋,也很懊恼。因为你每输入一次验证码,就浪费了10秒钟,2亿人次就意味着每天全人类浪费了50万小时。既然不能放弃验证码,那就利用它做点好事。于是就有了reCAPTCHA。 reCAPTCHA会让你看到两个验证码,一个是用来验证你是否是人类,另一个是计算机不认识的词或数字,可能来自于一些书的扫描或者照片中的文字。当然你并不知道哪个是用来验证的,所以两个你都会识别并输入。这样你就为人类的文献存档做出贡献啦。就这样有7.5亿人帮助了reCAPTCHA识别文字。最终,Google收购了reCAPTCHA这家公司。 Luis经过这个项目后,有了些反思。

9种适用于小企业的Growth Hacking(续)

上篇文章给大家介绍了4个Growth Hacking策略,下面介绍另外5个。 5. 退出弹框 WPBeginner是一个面向WordPress初学者的免费资源网站,通过使用退出弹窗的方式提升了他们邮件订阅量。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内,WPBeginner提升了他们邮件订阅量600%。在此之前,他们每天获得70到80个新的订阅用户,之后他们每天新增445到470订阅量。 他们是如何达到如此显著的提升的?在检测到用户推出的意图后,使用一个简单的弹窗。当访客来到网站后,WPBeginner开始跟踪他们的鼠标运动。当访客的鼠标开始向关闭窗口移动时,会有一个非侵入式的弹窗邀请访客订阅跟多的文章。 在开始销售(比如,订阅输入框)之前,给访客一些时间来阅读,退出弹窗在访客意图较强的时候接触潜在用户,从而加速转化。另外,这些弹窗是非侵入式的,用户可以直接关闭窗口,而不像传统弹窗那么恼人。 创建你自己的退出弹窗: 安装SumoMe或者OptinMonster类似的软件。 添加一个简单的订阅框。

Growth Hacking

9种适用于小企业的Growth Hacking

1996年,一家名叫Hotmail公司成立了,当时拥有少量用户。到1997年底,这家公司拥有1200万用户。 他们是如何在仅仅一年半中获得如此惊人的增长的呢?他们看了下最初的数据,发现大约80%的新用户来自现有用户的推荐。为了充分利用推荐,Hotmail创造了他们标志性的邮件附注:“PS. I love you. Get your free email at Hotmail.” 就这一句话,添加在所有邮件的最后发送出去,引发了不断扩大的涟漪效应,带来了数百万新用户。Hotmail成功的创造了有记录的第一次Growth Hack。 Growth Hacking结合了产品设计,市场营销与数据,总体目标是驱动客户的增长。最初在快速增长的创业公司很流行,Growth

Growth Hacking

Growth Hacker最应该关注的指标

我们经常听到创业公司经常说这样几个指标:总用户数,日活跃用户数(DAU)以及月活跃用户数(MAU)。虽然公布这些数字好像挺不错的,但这些仅仅是一些满足你虚荣心的指标,没啥大用处。因为它们并没有让你真正了解你的增长率或者你带进来用户的质量。如果你想获得持续的用户增长,今天我们介绍的四个指标是你应该真正关注的。 日净增长 ——日净增长告诉你每天用户增长(或缩减)多少。仅一个图表你就可以评估新用户的获取,激活和留存,并且可以很容易看到各个部分对你增长率的影响。 下面是分解出来的一些指标:   新用户:今天有多少新用户注册了? 激活用户:今天有多少现有用户是28天内首次使用? 重复用户:有多少用户上一次使用是28天前? 净增长:新用户+激活用户- 重复用户   净增长图   核心日活跃

Marketing

营销从了解你的用户开始

最近发现一个十分有意思的小应用FlavorPrint。这个应用根据你的口味推荐你很可能喜欢的食谱。与其它应用不同的是,FlavorPrint了解用户不是从什么用户名,邮件这些注册信息开始的,而是直接进入最关键的——从了解用户的口味开始。   用户只需回答大约20个关于食物偏好的简单问题,FlavorPrint就能大致了解你的口味偏好。回答完成后,一个关于你个人口味的档案就建好了,你自然也很想了解一下咯,看看有啥好吃的。没问题,想看就注册吧。这个注册体验好太多了,其实就是调换了一些注册的顺序而已。 进去以后你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你的口味档案,而是根据你的口味推荐的食谱。这才是这个应用最重要的最核心的价值。当然在页面最后你还是会看到你的口味档案的(题图就是我的口味档案)。 FlavorPrint推荐的都相当的靠谱,看得我口水直流。一看到相当有吸引力的食物,就想点进去了解食材和做法了。写到这里,我想起来忘了给大家介绍做FlavorPrint的公司了——McCormick。没听过?它有个中文名叫做味好美。没错,就是那个卖佐料的味好美。

Business Model

人人都可以自己开酒店,开出租车,那么开餐馆呢

最近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网站——EatWith。当你旅游到一个城市的时候,想吃当地正宗的家常菜,可以试试EatWith。 EatWith是这样玩的:如果你想当主人,EatWith的代表会来见你,看看你的住处和你的厨艺。如果他认为很不错,你就可以建立你的档案,开始宣传你自己的早餐,午餐,晚餐,下午茶,甚至鸡尾酒派对。当然你可以为每个参加的人设置金额。 如果你做为食客想感受一下当地的生活,你可以在网站上按地点搜索,在一个附近的聚会上定个位置。主人会评估你的在线档案,然后和你聊聊,决定是否邀请你来做客。 大多数聚会价格范围在每人25美元到50美元之间。EatWith会从中抽取15%的服务费。 这个模式是不是感觉很熟悉?这就是一个P2P版的餐馆,就像房屋出租里的Airbnb,租车里的Lyft,家务类的TaskRabbit。这类P2P的服务更加符合互联网的分享精神,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连接人与人。

Associate

跳出你的坑(四)——联想法

前面所介绍的方法都是在现有的想法上逐步向外探索。今天介绍的方法有点像是把你从现有的思路强制拉到其它的思路上。这个方法就是联想法,顾名思义它利用了人的联想能力。 人类大脑天生就非常善于联想。左脑侧重于抽象思维,以数字和文字为思维符号,擅长逻辑、推理、概括等。右脑侧重于形象思维,以图形为思维符号 ,擅长联想、直觉、假设、创造等。 所谓联想即在两个不相干的概念之间找到它们的联系。记得小时候老师带我们玩一个游戏:老师事先想好了一个词A,同学们想一个词B,然后大家一起想想如何从A联想到B。大脑可以将任何事物进行关联,所以我们可以随机应用于创新焦点不相关的事物刺激大脑使其产生特别出乎意料的想法。 比方说,在寻找餐馆的新点子的时候,可以找一些其它的词来刺激联想,比如电影院。可以想到的点子:餐馆可以提供DVD播放机和耳机,用餐者可以边看电影边吃饭;电影院总是黑的,餐馆也可以是昏暗的,人们看不到邻座的客人,

Brainstorm

跳出你的坑(三)——变形法

今天给大家介绍另一个拓展思维旁路的方法——变形法。这个方法和其它的思考方法一样,对待任何想法都是“从这一点出发能通向哪里”,而不是想“接受,还是拒绝”。它有这样几种方式帮你创造思维的支路: 减法 如果去掉xxx会怎样?选择在某种情形下被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东西,然后丢弃它。比如餐馆里没有椅子会怎样?大家围绕着桌子走动,或是端着盘子四处走动,增加了更多的社交以及趣味性(平常我们的培训或者活动中经常会发生:P)。如果手机没有屏幕会怎样,如何为用户提供信息反馈,可以是声音,振动,甚至味道。以此类推,如果浏览器没有地址栏会怎么样?如果煮食物不用火会怎样?这些思考可以迅速帮你跳出固有思维。 反向 对一些正常的关系进行反向思考。比如净水器是过滤水中的物质,那么可不可以反过来增加一些物质呢?比如增加矿物质以及各种营养成分,

Brainstorm

跳出你的坑(二)——衍生法

上篇文章说到头脑风暴只是帮我们去除了束缚,那么我们该如何找到其它的路呢?今天我们将一起探讨一个非常简单实用的方法。 如果说逻辑推理让我们在一点上越挖越深,使我们越来越难看到其它的路,那么也许我们可以反过来,站得更高可以看到更多的路。举个例子:你现在想开一家创意餐厅,又没有啥有创意的点子。于是你绞尽脑汁挤(tou)出(lai)个想法:现在很多人相亲,而且都会找个吃饭的地方见面,那就开个相亲餐厅吧。结果调查发现已经有很多这样的餐厅了,竞争很激烈。一下没想法了。 这时可以从“相亲餐厅”出发往高处走,寻找“相亲餐厅”背后的概念:某种主题、来的人带有特殊的目的、一起吃放的人互相不认识或者没见过面等等,这些都是“相亲餐厅”背后不同角度的概念。

Brainstorm

跳出你的坑(一)——头脑风暴

我们经常需要一些创新的想法,比如做产品设计,团队回顾会议等等。但往往这样的会议上,我们经常碰到的局面是全场卡住半天没有啥想法,或者好不容易冒出来一两个想法,然后所有的讨论就只是在这一两个想法上来来回回,思路总是难以打开,总觉得思路有限,十分惭愧。其实大可不必,因为人类的大脑天生就不是用来创新的。 这和我们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有关。思维大师爱德华·德·博诺有个十分形象的比喻:可以把大脑看作是一个沙滩。一个新生儿的大脑就像是平坦的沙滩,他可能已经具备了基本的功能和本能的反射,能够激活大脑开始工作的东西就是信息。当各种信息通过感官进入大脑的时候,就好像是许多的雨滴落在沙滩上一样。每一点信息在大脑上留下一个印记,就如同雨滴在沙滩上砸出一个坑。当第二个雨滴砸落到第一个雨滴砸出的小坑旁边时,雨滴会流向之前的小坑,会强化第一个雨滴砸出来的坑。一个略有不同的信息进入大脑的时候,就会加强以前的一些观点,而且有些观点一旦形成很难改变。这些坑和沟就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方式。所以我们总会用我们现有的观点去解释周围发生的一切。 我们的大脑更愿意对现有的信息总结归纳成模式,

原型之前的傆型 @ QCon 2014

今年的北京QCon我和Daniel分享了一个话题《原型之前的傆型》。很多人也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甚至有出版社建议为此出本书。这是很多产品经理都碰到的问题,却很少人仔细思考过。 不知道大家是否都经历过类似这样的产品或项目:有个产品总监很推崇现在流行的云计算,想把现有的企业产品放到云里。于是和技术骨干进行了讨论,加深了对这个技术的理解。云计算可以帮助客户大幅减少IT运维的成本,客户应该很高兴。于是开始和客户沟通,客户听说可以省不少钱,都很感兴趣。产品总监信心大增,投入100多人力,耗时一年完美的完成了这个产品,质量、进度都不错!还召开了庆功会。然而最终结果呢?这个产品完全无人问津。当初哪些很感兴趣的客户哪去了?过去一问,客户说:这个的确省钱,我们也很希望降低成本。但是要把我们公司的财务和企业策略放到一个不受我们控制的服务器上,我很不放心啊!我宁可多养一些人来看着我的数据! 这样的故事屡见不鲜。

Collaboration

轻轻松松实现协作式产品设计

很多人觉得协作式产品设计难以在软件开发团队中实施,总有各种“困难”:团队成员没有设计的底子,做不出好的设计,设计水平参差不齐,团队很难在设计上进行协作,很难形成共识,等等。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个工具——设计工作室(Design Studio)。 设计工作室来源于设计公司,用于头脑风暴,提炼并分享设计的想法,锻炼设计技能。在这里设计师表达并探索各种想法,产生和评估各种替代想法,最终产出一个设计。 设计工作室大致分为三个部分: 准备阶段 和团队沟通。帮助大家理解设计工作室,在这个过程中有大量的交流和评论,最终目的是要大家融合多个想法得到一个设计。强调这是一个团队协作的过程,而设计本身是一个团队共有的,而非某一个人的设计。同时大家也能互相学习。 确保团队准备好了。团队准备好开始设计工作室,首先需要确定这个设计的目标,

Lean Starup

最小有吸引力的产品(下)

MVP与MDP的例子 我会找出一些网站,哪些是最小可行产品,哪些是最小有吸引力的产品。 如果你的网站是真正的病毒性社交网站,能盈利,但是用户波动很大——你是做的是MVP而不是MDP。 如果你有个盈利的约会网站,这个网站拥有大量的付费用户,他们每个月付20美金,但是他们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约会,那么你做的是MVP而不是MDP。 如果你造了一个神奇的盒子,但你按一下按钮,盒子就会吐钱,这绝对是有吸引力的,而完全不是可行的。 如果你创造了一个好玩的桌游,你的朋友和家人都迷上了这个游戏,但是没有游戏公司来发行,你创造了一个MDP而不是MVP。 如果你的网站每个月有2千万独立访问,在这里人们可以告诉大家他们吃哪种三明治,这很可能通过了吸引力测试,但是通不过可行性测试。 吸引力是不是对消费互联网创业更重要? 我开始考虑这个问题的原因之一是互联网公司经常不考虑短期内他们的商业是否可行,这让我很震惊。如果你想创造一个大型的,病毒性的,支持广告的互联网产品,你就是要变大!

Lean Startup

最小有吸引力的产品(上)

你的产品的最小“测试”是什么?你又在测些什么? 假设驱动的方式开发产品意味着你要做到刚刚足够测试你的产品,不多也不少。但是你到底“测试”你的产品的什么呢? 一种可能是精益创业大牛Eric Ries所描述的,测试产品的“商业可行性”(viability)。他发明了一个重要的术语,最小可行产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下面是他文章中的片段: 最小可行产品十分有用,因为你可以说我们的愿景是创造一个产品,可以解决客户的核心问题,我们认为对于此类方案的早期接纳者,他们是最宽容的。如果我们给了他们核心的支柱功能,指出了我们的产品方向,他们会在脑中把功能填充完整。 所以,最小可行产品是拥有刚刚足够的功能,并能让你和早期接纳者产生共鸣,他们有些人会付钱给你,或者给你反馈。

Growth Hacking

Growth Hacking案例分析(下)

Growth Hacking案例分析(上) 案例分析: Twitter 目标: 留存 留存一般是找到一些方法巧妙的联系并吸引现有用户的注意。有个东西十分有用——收件箱。当然发送一般的邮件只会导致退订,甚至更糟的是可能以后的邮件都会被过滤掉。 一种解决方法是利用应用内的数据来量身定做邮件,提升与用户的相关性。 Twitter使用了多元化的方案来做邮件留存。首先,当你有新的粉丝的时候,你会受到一封邮件。虽然退订按钮相对比较明显,超级用户可能会迅速退订,新用户或者不经常使用Twitter的用户,可能会把新粉丝当做是赞赏,十分欢迎这样的信息。 在邮件中,用户会看到一个明亮的蓝色按钮(都不需要向下翻页就能看到),如果你不是他的粉丝,这个按钮在召唤你也粉他,否则显示你已经是它的粉丝了。   如果用户想深入研究一下这些邮件,他们会被带到一个页面,他们可以在这里调整所谓的“邮件通知”

Growth Hacking

Growth Hacking案例分析(上)

Growth Hacking案例分析 由growhack.com编辑   Growth Hacking漏斗 大多数公司只关注上游指标和下游指标(比如,流量和收入)。问题是这些数字本身没有任何帮助。中间发生了什么更重要。 Growth Hacking技术的关键是找到产品的用户生命周期。对于大多数站点,用户的生命周期大概像这样: 有人听说了你的站点 ...访问你的站点 ...创建账户 ...之后再次访问 ...推荐给朋友 ...最终,付费 这每一步代表了一个用户状态。Growth Hacker的职责就是找出如何让用户从一个状态前进到下一个状态。 这就是Growth Hacking漏斗的由来。 这是Growth Hacking漏斗. 它表示了几乎所有产品的用户生命周期的主要阶段。 获取 – 有人通过媒体,博客,

Facilitation

培训的奥秘(三)--- 问问题

前面说到我们在培训的时候要让学员们自己学习起来,而不是我们独自在上面讲。而有的时候我们有些东西想教给大家该怎么办呢?如果我们直接讲出来,大家可能听听就过去了,可能这个话题就没有参与其中,缺少自己的思考。如何让大家思考起来,并且还能教给大家一些东西?还有一个强大的工具:问问题。 问问题是如何帮助我们的呢?当我们想讲一个内容的时候,我们会把我们想讲的点变成一个问题抛出来给大家,大家就开始思考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在这个过程中自热而然带领大家开始思考,并且期望大家通过回答问题把我们要讲的点说出来。这样大家通过自己的思考就得到了我们想讲的内容,这比我们直接说出来效果好多了,因为这都是大家自己的东西。 那么如何问问题就比较关键了。有时希望大家能通过自己思考得出我们想教的内容,需要先给大家准备一些观察、体验或练习,然后在问问题,大家思考的时候就可以从中去总结。比如,我们做过访谈的演示,让大家总结我们的访谈技巧。有时为了引导大家的思路,帮助大家想到我们想讲的内容,我们还需要设计一系列问题来帮助大家一步步前进。比如,

ARL

培训的奥秘(二) --- ARL

上篇文章说到我们的培训采用Facilitated Learning的方式,关键是学生能学到什么,而不是老师教了什么。但是这样的培训是需要很多事前设计的,那么该如何设计培训,学生才能学到更多呢? 那么我们就得先想想到底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学到东西。回想一下我们上一次学会什么东西的时候做了些什么,比如在学校学各种课程,学习新的编程语言等等。拿意启的课程来说,我们是如何学习用户故事图谱和MVP的呢?首先我们让大家根据现状分享了现在需求管理的方式,然后给大家提供一个熟悉的场景——起床上班,让大家把做的事情用动词短语写出来,等大家分组合排序完成后,我们帮助大家分析总结了用户任务,活动和目标。接着,我们又提出了一个挑战——如果一睁眼发现还有10分钟就迟到了,你会怎么做。大家会对现有的动作进行剔除。然后我们引导大家回顾刚才练习中大家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做,得到了MVP的概念。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让大家分享了自己工作中的经验和感受,实际去做一些练习,并帮助大家回顾过程进行反思,中间还引导大家进行思考理解其中的原理。这些是ARL(

Facilitated Learning

培训的奥秘(一) --- Facilitated Learning

有很多人参加了我们的培训后觉得我们的培训与他们接触的培训都不一样:没啥ppt甚至没有,老师讲的少,学员讲得多、做得多,但是收获却挺大。这中间的奥秘是什么呢? 首先,让我们先想想培训的目的是什么?培训到底是件什么事情?培训最终是要学员能学到东西,那么重要的是学员学到多少,而不是老师教了多少。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参加过的培训或过去学校的经验,老师在上面一个劲往外倒内容,想填塞在我们的脑子里,有多少我们“接收”了,又有多少我们真正“接受”了。我们真正学会东西,是通过自己去看资料,做练习,参考别人的做法来真正掌握的。 那么到底如何在培训中强化大家“学”呢?我们需要要让学员自己去学到这些东西,而老师是作为一个引导师引导大家学习。这个叫做Facilitated Learning。

Feedback

培训的迭代

迭代是一种思考方式,一种做事方式。这意味着迭代绝不仅限于软件开发。意启的培训最初的迭代就只是一封邮件而已,从非常小的一点逐渐“长”出现在的系列培训。 我们的培训最早呈现在用户面前的只是邮件中的一段描述,它给了用户对培训的一个大概印象。用这样如此“简陋”的版本我们收集了不少重要的反馈:大家是否感兴趣,是否愿意掏钱。 接着我们起草了一个脑图,培训有了一个大概的结构,我们只需在这个结构里填充一些基本的内容就可以了。我们和一些朋友分享了我们的脑图,又一次迭代,收集了一些反馈:大家觉得这个内容不错,也愿意来听听。 但是,我们需要一些特色体现我们不同之处,那就是我们要做和别人不一样的培训——沉浸式培训(或者高互动的)。我们早就厌烦那些说教式、填鸭式的培训,这些都是低效的,我们要让用户能真正带走些东西。 第一个迭代我们构思了两个项目:“舌尖上的中国”

Hypothesis

产品探索系列工作坊诞生记

又是新的一年了,意启的小伙伴一起持续发布有一年多了。从最早的一个简单的课程,到后来的产品系列培训,从培训扩展到创新周末,伙伴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去年我们有了自己的名字和网站,微博和微信账号。这是我们一开始完全没想到的。 大约在12年的9月,Daniel发现市面上没有什么关于产品探索和需求管理的培训,于是Daniel找到我一起来讨论看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可是在当时,我白天还有工作,Daniel也很忙,我们只好约在一天中午找了家我公司附近的咖啡厅来聊聊。我们聊了很多,却发现要去开发一个新的课程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小的投入。这个培训究竟值不值得我们做呢? 我们开这个培训其实有几个假设:第一,市场确实需要这样的培训;第二,确实有客户愿意掏钱来参加我们的培训;第三,客户掏钱的速度值得我们去投入。因此,在我们投入大量精力来研发课程之前,我们得先证实这几个假设才行。Daniel和我得这个结论时,我们决定先缓一缓,先设计个小试验来证实这些假设。